LAN

近期跌坑The maze runner,歡迎同好搭訕賜糧QQ
舊愛盜墓,CP黑瓶、邪瓶;進擊,CP團兵。

Plurk:http://www.plurk.com/donjon
FC2:http://donjon.blog.fc2.com/

[移動迷宮同人‧連載中]第七區02

Sorry有點久才把第二篇嚕出來QQ最近真的太忙......

希望能夠在下週截稿日前把這篇寫完,想在12月CWT出份推廣無料,希望來得及><

是說01我有重新潤過,有稍微增加一點描寫,有興趣的太太歡迎重看~不過主要劇情都沒變,請放心!


* CP,Minho x Thomas

*掃雷:電影+小說混和設定


慣例求同好啊!!!!本家噗浪,歡迎這邊請>/////////<


                       By 山中霧氣(嵐)


--------------------------------------


  看著刀片在自己眼前合成一片牆,Minho的笑容終於不需要掩飾地染上一絲苦澀。

 

  呵,Thomas那個瞎卡頭的蠢臉還真是難看到無藥可救啊!要醜到這麼藝術可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不過……以後想看大概就看不到了吧……

 

  視線留戀地從金屬牆上轉移至眼前尚未解決的兩大麻煩,Minho的左手此刻正血淋淋地垂在身側,穿透手臂的大窟窿正潺潺淌出鮮美氣息,讓鬼火獸們顯得越發焦躁,Minho方才趁勢拉開的安全距離此刻又再度縮短為零。

 

  鎮定地看著像自己襲來的鬼火獸,Minho右手握緊尖銳的短刀,大喝一聲就將刀刃深深插入鬼火獸大張的嘴巴裡,帶著利齒的軟肉瞬間噴出一股股濃稠噁心的液體,被噴了一身的Minho也不嫌噁心,堪堪用腳攀附在鬼火獸身上,手起刀落又是幾記狠插。

 

  劇烈的疼痛讓鬼火獸暴躁地揮舞著節肢、發出尖銳的叫聲,另一隻鬼火獸像是接收到同伴的信號,也跟著狂躁起來,邁開鐮刀般的足肢就往Minho攻擊,恐怖的針尖更是高高揚起、蓄勢待發地等待最適當的時機將人轉化成自己的同伴。

 

  低頭閃過緊貼頭皮而過的針尖,Minho覺得自己就像兩片餅乾裡的夾心,左右兩邊都是叫囂著想把自己撕碎的獵食者,但自己卻不甘願成為他們任何一方的美味零食!

 

  將短刀橫卡在鬼火獸的口腔,成功阻止那不知疲倦的利齒,Minho甩去一手的黏液,轉而攀爬到口腔被搗爛的鬼火獸左側──下身的躁動讓Minho極難保持平衡,挑釁地朝嘴巴無法成功閉合的另一隻鬼火獸比了比中指。

 

  「有本事就來啊!」

 

  低吼著,Minho如願地看見鬼火獸成功被自己激怒,快速朝自己而來的攻擊姿態讓Minho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迫,心跳如雷地在耳邊鼓動,Minho一邊閃躲著穩住身體、一邊暗暗計算彼此距離,當鬼火獸腹部的針尖再次高高亮起,Minho快速從口腔被搗爛的鬼火獸頭部滾過,利齒畫破皮膚的疼痛幾乎瞬間傳遞到大腦,但Minho僅是咬牙忍著,動作沒有任何遲疑地順勢跌落在地面上。

 

  太過緊急的情況讓Minho受傷的左手硬生生撞擊在堅硬的地面上,承受全身的重量壓迫。

 

  「嗚……」

 

  咬緊的牙關無法完全抑制住那股椎心的痛,再次裂開的傷口徹底將左手染紅,但Minho完全無暇顧及,只能暫時用右手壓制傷口不斷湧出的鮮血,身後兩隻鬼火獸此刻正纏絞在一起,一隻的針尖深深埋入另一隻的腔器,反之,另一隻口腔被搗爛的則是用節肢生生刺斷同伴的兩條腿。

 

  看見計策成功的Minho淺淺呼出一口氣,轉身就往第七區深處跑,現在的他還不能夠放鬆,兩隻鬼火獸相互牽制的狀況可長可短,他必須先找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包紮傷口,否則身上濃重的血腥味只會吸引源源不絕的怪物前來品嘗自己。

 

  而且在經歷過這麼長時間的血液流失後,Minho現在感覺有一股濃厚的疲倦感自身體深處湧上,平常健步如飛的腳步此刻像是灌了鉛,讓每一次舉步都得耗費更大的氣力,但Minho還是憑著不任命的意志力驅使著雙腳,快步在迷宮中小跑著,腦中更是不斷回憶迷宮的詳細地圖,在多方排除後Minho最後選擇了一處背光的角落,並利用陰影將自己隱匿於其中。

 

  「呼、這次真的賠大了……」

 

  Minho拿出小背包裡的簡易藥品幫自己敷上一層,火燒的疼痛讓他的額頭很快佈滿細密的汗水,接著Minho利落地將衣擺撕成一條條長型布料,一頭用嘴咬著、一頭攥在右手,快速將左手的傷口包紮起來,雖然衣物上的各種黏液髒汙可能會導致傷口惡化,但現階段Minho只求傷口可以不要再裂開留血,否則夜晚將至的迷宮將會讓他更加難熬。

 

  緊貼著石牆坐下,身後繁密的藤蔓植被讓Minho痠痛的肌肉不至於直接與堅硬的石頭接觸,多少緩解了一點不適,小口咀嚼著背包裡份量不多的乾糧,Minho順便扯下一大堆藤蔓將自己完全掩住,只留下一些便於觀察四周動靜的小隙縫。

 

  直到這時候Minho才敢稍微放鬆緊繃的神經,方才跟鬼火獸纏鬥時Minho是真的以為自己不是死就是被轉換成那樣噁心的怪物,這樣的心理準備Minho在第一次成為飛毛腿時就已經為自己建設完畢,在迷宮裡誰也無法為誰的生命負責,不過……在那個當下Minho突然想起Thomas在刀牆阻隔下的那張臉,擔心、恐懼、不捨揉合成的表情絕對稱不上好看,卻讓Minho印象深刻。

 

  也許就是那份被人惦記安危的感覺太過真實,Minho突然萌發一種想與命運奮戰的念頭,這樣就算結果不盡人意,他也不會遺憾了。

 

  珍惜地喝了一小口水,滋潤被乾糧刮過無數次的乾澀喉嚨,Minho仰頭閉上雙眼,嘴角揚起一抹輕淺的弧度,掠過腦海的全是某位瞎卡頭的身影,那要哭不哭的表情真是醜死了……等他回去他一定要好好嘲笑一番對方的膽小如鼠。

 

  無聲地笑著,Minho完全可以預料到時候小菜鳥會如何氣得臉紅脖子粗地反駁自己,思緒飄盪,Minho感覺自己似乎可以嗅到幽地慣有的熟悉土腥味,但只要一張開眼,他還是一個人在迷宮裡、在夜晚的第七區中等待黎明的到來。

 

  今晚的夜,註定漫長。



TBC.

评论(8)
热度(17)
  1. kiyoshi2013LA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L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