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近期跌坑The maze runner,歡迎同好搭訕賜糧QQ
舊愛盜墓,CP黑瓶、邪瓶;進擊,CP團兵。

Plurk:http://www.plurk.com/donjon
FC2:http://donjon.blog.fc2.com/

[移動迷宮同人‧連載中]第七區01

把上次沒寫完的那篇抓來重新潤過、加寫,沒意外的話也許會放進無料當推廣,希望能順利把心裡所想的付諸文字才好XD
偷偷吶喊一下:真的好喜歡Minho跟Thomas啊~性格互補不能再更萌!!!!!!!!!!!!!!!


* CP,Minho x Thomas

*掃雷:電影+小說混和設定


慣例求同好啊!!!!本家噗浪,歡迎這邊請>/////////<


                       By 山中霧氣(嵐)


--------------------------------------


  「該死的……!」狼狽地倚靠在牆壁大口喘息,Thomas忿忿地咒罵著,過度使用的小腿肌肉此刻正抗議地抽蓄顫抖,像是在提醒他不久前的賣力狂奔。

 

  自從他們發現隱藏在鬼火獸體內的信號器後,Thomas就與Minho組成特殊小隊,專門探索第七區的蛛絲馬跡,憑藉Minho三年來的經驗,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摸清第七區的所有變化,還有那扇疑似鬼火獸巢穴的石門。

 

  這些新興的資訊與發現,無疑為幽地注入一股新的信仰。他們都被眷養太久,困獸般的處境幾乎磨平每個人心底的冀望,所以哪怕只是一點星火,都足以燃起燎原的希望。

 

  不過……就在他們自以為掌握了出逃的線索時,Minho發現迷宮又再一次變化了,不同於過去三年的規律,全新的規則像是在嘲諷他們先前所有的努力,一切被迫再次重來,相對的也代表深入迷宮的危險性加劇。

 

  陌生的迷宮、出沒時間不定的鬼火獸,還有越來越早關閉的石門,再再讓飛毛腿們暴露在絕對的危險中,於是在部分飛毛腿隊員主動提出退出要求後,Thomas聽見那總是一臉無謂的東方少年如是問道──

 

  『你確定你不跟他們一起退出?Tommy。』尾音揶揄地上揚,Minho微微瞇起那雙招牌的小眼睛,『在幽地裡種種糧食、除除草可比在外頭奔跑安全多了,你說是吧?』

 

  略帶反意的問句讓Thomas不悅地皺眉。

 

  三年來迷宮的首次變化讓幽地籠罩在一股不安的低氣壓裡,身負重任的飛毛腿們更是需要承受比其他人更大的心理壓力。當每天的體力透支已不再能夠換取相對的收穫時,失望必然會堆砌成質疑,調皮地拉扯那些過分緊繃的情緒──直至斷裂。

 

  『Minho,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

 

  Thomas重重吐了一口氣,煩躁的情緒讓他覺得渾身都不對勁,心頭像是壓著一團火,每一次的呼吸都是助燃。

 

  『嘿……火氣這麼大做什麼。』Minho好笑地看著某人的反應過度,那雙隱在縫隙裡的深色眸子翻湧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深邃。

 

  最近幽地裡大大小小的衝突事件只多不少,即便Alby已經為此規範了新規則想藉以杜絕那些不必要的爭執,但很明顯的成效不彰。

 

  『事實上,我也沒有那個閒功夫跟你開玩笑。』語氣驟然一變,Minho收起臉上的笑容,瞬間改變的氣場讓Thomas下意識地繃緊神經:『你應該明白,我們飛毛腿能一直跑到現在,倚靠的都是過去累積的經驗,但這份優勢已經被徹底剝奪,我們等於是從零開始,我並不認為這些是你這個菜鳥可以應付的。況且……最近我已經失去太多飛毛腿,再少你一個也無所謂。』

 

  Thomas的視線順著Minho手指的方向,落到營火旁那些曾經是飛毛腿一員的少年們身上。他們都是被壓力打垮的失敗者,雖然現況的確讓人感到絕望,但是要Thomas就這麼放棄才剛看見的希望,那是不可能的!

 

  『對,你說的沒錯比起其他人我就是個菜鳥,但就算如此我也從沒打算退出!Minho就像你說的,你已經損失太多飛毛腿,再這樣下去難道你打算只靠自己一個人跑完整個新的迷宮嗎?』

 

  Thomas明白自己在幽地裡被定位的身份,但是他厭惡被人以此貶低。

 

  『有何不可?』Minho輕鬆地聳肩,『打從我成為飛毛腿的那天起,我就已經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而像你這樣空有一堆瞎卡衝動的菜鳥,還是乖乖待在幽地裡享受媽媽的保護吧!』

 

  再一次的否定與諷刺的字句幾乎在瞬間勾斷Thomas本就不牢固的理智。

 

  大步向前逼近,Thomas毫不客氣地拎起Minho的衣領,不善地道:『聽著,Minho!當初是你點頭讓我加入飛毛腿,那麼在我沒有主動提出退出前,請你尊重我曾經的選擇、也尊重你曾經的決定!飛毛腿已經變得太少,如果你質疑我的能力,那麼我們可以拆夥,我並不介意單獨進入迷宮探索!』

 

  過近的距離讓Minho幾乎能在Thomas淡色的眼瞳裡看見自己的倒影,真是難得可貴的劣勢啊!Minho默默在心底打趣自己,隨後微微壓低身體重心,單手擒住Thomas的手腕靈巧地反手一扭,就讓小菜鳥吃痛地鬆手,論力量還有打鬥經驗,Minho都比Thomas老練太多。

 

  『是嗎,那麼我就拭目以待你的表現了,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才好。』

 

  Minho笑著將Thomas的手凹折至背後,抬腿準確地掃過對方脛骨卸下Thomas欲反擊的動作。對於逐漸學會用語言反擊與動作還擊的少年,他覺得訝異的同時也覺得有趣極了,Thomas此刻漲紅著臉掙扎的模樣像極了氣極敗壞的小貓咪,明明還沒有具備抗衡一切的力量,卻奇異地擁有無畏的冒險精神。

 

  也許……真如Alby所說的,這樣的精神正是他們遺失許久的勇氣。

 

  鬆開牽制的同時Minho也將人用力向前一推,看著Thomas差點一頭撲進土裡的蠢樣子Minho覺得心情意外地好。

 

  『明天一早老地方集合。』

 

  轉身丟下一句話,Minho不等對方反應就大步朝大屋的方向離去,留給Thomas一個欠揍的背影。

 

  ……………

 

  ………

 

  也許,他真的太高估自己了。

 

  Thomas苦笑著抹去墜至眼睛裡的汗液,幾天前的意氣風發在此刻想起來就像個愚蠢的笑話。

 

  佈滿冷汗的背脊緊貼在牆壁上,Thomas屏息小心翼翼地探頭察看四周的安全性,過份安靜的環境就像隨時可能伺機而動的隱形敵人,讓Thomas萬分戒備。

 

  方才他與Minho行經第七區時,背包裡的信號器前所未有的大鳴,不再是以前那種單調的音節,那聲音尖銳地像指甲刮過黑板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隨後,他們便無預警地遭受到兩隻鬼火獸的攻擊。

 

  雖然Thomas並不是第一次與鬼火獸交鋒,但他仍感到一種由心底深觸泛起的懼怕,不管是那如死神鐮刀般的節肢、強迫他們轉化的針尖,或是那被迫鑲嵌在冰冷金屬中央的腐爛人臉,都讓Thomas噁心得想吐。

 

  也許就是那麼一秒的晃神,Thomas眼睜睜看著鬼火獸朝自己逼近,若不是Minho及時將自己推開,Thomas可以肯定他絕對會成為鬼火獸足下的人肉串燒。

 

  當時被推得一陣踉蹌的Thomas根本來不及判斷情勢,耳邊只聽見鬼火獸的機械腳劃破空氣的呼嘯、還有Minho聲嘶力竭的命令,『Thomas!跑!』

 

  身體不自主地依照Minho的命令行動,腳下屬於鬼火獸的黏液讓Thomas跑得萬分狼狽,耳邊鼓動著急速的心跳聲,那一刻Thomas什麼都感覺不到,只有削過臉頰的風刃疼得真實。

 

  當Thomas轉身欲呼喚應該落在身後的東方少年時──映入眼底的只有Minho堪堪閃避鬼火獸攻擊的背影,二比一的糾纏困境讓人看得心驚,東方少年精壯的身型在體型懸殊的對比之下顯得特別渺小脆弱。

 

  聲音哽在乾澀的喉頭,Thomas幾乎是立刻改變方向往Minho的方向猛衝,他沒有辦法眼睜睜看著夥伴身陷險境,但橫在他們之間的高聳刀片卻像是與Thomas作對,由豎立的狀態快速往相同方向旋轉,將Thomas的視野切割成零碎的長條型。

 

  『Minho!出來!快出來!』

 

  雙眼緊緊鎖定那抹深色身影,Thomas眼睜睜看見對方的臂膀被鬼火獸銳利的節肢貫穿,鮮紅的血液瞬間灼痛視網膜。

 

  Thomas不記得自己喊了多少次對方的名字,飛快邁出的雙腳感覺不到疲憊,呼嘯過耳邊的風刃刮得皮膚生疼,但Thomas還是固執地往尚未完全合攏的刀牆前進,但不待他跑近,巨大的刀刃已經嚴實地拼成一片堅不可摧的牆。

 

  在最後一刻,Thomas看見東方少年灑脫地揮手,嘴角上揚的弧度不受身上的狼狽破壞,依舊帶著那人獨特的自信,微啟的雙唇無法將聲音順利傳遞到Thomas耳邊,只有那清晰的唇型深深烙印在Thomas眼底──

 

  ──『回去!』

 

  『不!Minho!』Thomas聲嘶力竭地呼喊,向前伸出的手只握住一片虛無,那個人明明在不久前還在自己身旁,但轉眼間卻什麼都沒有了……

 

  忿忿地一拳砸在金屬牆上,Thomas喃喃唸著Minho的名字,他早該想到以方才的狀況除非有人犧牲,否則根本逃不開兩隻鬼火獸的包夾,他為什麼就這麼傻地往前跑呢……

 

  各種懊悔的情緒幾乎在瞬間淹沒Thomas,屬於Minho自信飛揚的笑容鮮明地掠過腦海,Thomas頹然地滑坐在地上,孩子般無助地將頭顱埋進雙膝,眼眶灼熱地模糊了Thomas的視野。

 

 

TBC.

评论(23)
热度(28)
  1. kiyoshi2013LA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L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