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

近期跌坑The maze runner,歡迎同好搭訕賜糧QQ
舊愛盜墓,CP黑瓶、邪瓶;進擊,CP團兵。

Plurk:http://www.plurk.com/donjon
FC2:http://donjon.blog.fc2.com/

[移動迷宮同人]KISS

不是萬聖節賀文,但是偷灑點糖送大家~只能說把一群血氣方剛的花樣少年們關在一個地方怎麼能不擦出火花呢!!!!!!!


*CP:Minho X Thomas + Alby X Newt
*掃雷:電影+小說混和設定
*趁著萬聖節灑糖,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老樣子,跪求迷宮同好+求糧啊!看在懶人如我都下田耕作的份上,拜託誰快來多多益善飼糧 or一起跌坑產糧給我吃 吧!!


                       By 山中霧氣(嵐)


--------------------------------------


  雙腿邁開的距離一致,Thomas靈巧地穿梭在迷宮幽境,彎曲、直行,身旁覆蓋著濃密植被的石壁枯燥且富有迷惑性,稍不注意就容易失去對方向的正確判斷力。

  右膝微曲,以膝蓋為支點,Thomas有些漫不經心地旋身欲往右邊的通道拐去,卻在下一秒被一股向後的拉力扯得險些失去平衡,飛散的思緒讓Thomas來不及做出正確的防禦姿態,整個人已經被用力地按在牆壁上,劇烈的撞擊讓Thomas似乎聽見自己肩胛骨錯位的聲音。

  「嘿!瞎卡的!你的眼睛難道是裝飾用的嗎!真的這麼想死就提早跟我說一聲,我可以讓你半夜好好跟鬼火獸來場浪漫的約會,順便被浪漫的分屍!」耳邊傳來Minho帶著喑啞嗓音的嘲諷,過近的距離讓Thomas清晰地瞧見那雙深色眼眸裡的怒火。

  視線越過Minho的肩膀落在自己原先選擇的那條右岔路,落滿砂石的地面向前延伸至背光的陰影中、驟然斷裂於那片最深沉的黑暗裡,如果自己方才真的朝那跑去,那麼等待自己的絕對不會是個美好的境遇。

  「……抱歉。」

  意識到自己方才的冒失,Thomas乾巴巴地道歉著。

  收回箝制住Thomas的手,Minho原地調整了一下被打亂的呼吸節奏,雙手抱胸冷冷地開口:「你不需要跟我道歉,在迷宮裡每個人的生命都掌握在自己手裡,如果你不在乎,那麼下一次請先提醒我不需要耗費時間救你。我不知道你今天不對勁的原因是什麼,但是身為飛毛腿,請你明白你身上背負的責任,如果不明白,我隨時可以把你從飛毛腿除名。」

  Minho的語氣很淡,一字一句清晰地迴盪在空曠的長廊中,讓Thomas有些羞愧地低下頭。他十分清楚自己今天的失誤對於一個飛毛腿而言有多嚴重,也明白自己不應該在工作時分心,所以對於Minho不留情面的一番話,他只能再次道歉。

  簡短的音節從乾澀的喉嚨滑出,Thomas不自主地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試圖留住上頭已然蒸發的水份。

  Minho皺眉,將自己的水壺拋給眼前看起來傻呼呼的Thomas,天知道他當初到底為什麼會選擇這傢伙成為飛毛腿的一員。

  「休息十分鐘,等等原路往返。」

  「明白。」

  握緊手中還殘留Minho體溫的水壺,Thomas珍惜地喝掉一半,被水浸潤過的雙唇漾著晶亮的光芒,幾次開闔後,Thomas還是沒能從混亂的大腦中組織出有條理的字句,只能沉默地將剩餘的水遞給面色仍不善的東方少年。

  接下來的路程Thomas心無旁鶩地跟隨Minho的腳步,飛掠過身旁的景色在速度的牽引下匯流成墨綠的彩帶,最終交集在前方已被汗水浸溼的健壯背影。

  一瞬間,那些困擾Thomas的畫面又不受控制的躍出腦海……用力甩了甩頭,Thomas重新拉回自己差一點飛散的思緒,只剩殘留在眼底的困惑情緒。

***

  平安回到幽地並且完成每日的地圖繪製後,Thomas一如往常地與Chuck湊在一起享受勞動過後的豐盛晚餐。

  「兄弟,這麼沉默可不像你啊!」Chuck一邊大口嚼著牛排一邊騰出一隻手拐了Thomas一記。「今天煎鍋心情好難得地幫大夥加料,瞧瞧這塊流著美味肉汁的牛排,多麼值得讓人好好讚嘆啊!」

  語畢Chuck粗魯地叉起一塊豐厚的牛排,誇張地用著語法糟糕又毫無美感的句子頌揚牛排的美好。

  「Chuck,拜託安靜一點好嗎?」Thomas咀嚼完最後一口食物,今晚的他有些受不了這位多話的小伙伴,心裡亂糟糟的像是一團解不開的毛線球,而他則是被困在其中的貓咪。

  一切都糟透了……Thomas煩躁地揉亂自己的頭髮,不管是困擾他的那件事、或是今天工作上的失誤,都讓Thomas萬分在意,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也許──只能從根本解決問題了!

  倏地起身,Thomas一股腦地將餐具塞到Chuck手中,「兄弟,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餐具就麻煩你幫我帶回去了!謝啦!」

  不理會身後Chuck傳來的吼叫,Thomas已經迫不及待地邁開自己的飛毛腿,目標明確地在幽地中移動,順利在水泥房裡找那位心情仍不佳的東方少年。

  反手關上門,Thomas滿腔的衝動情緒在對上Minho如鷹的銳利眼神後,有如被人當頭澆了一盆冰水,只剩下尷尬而僵硬的單音節。

  「呃……嗨!」

  「有事嗎?」

  冷然地將視線重新放回飛毛腿們今天整理出來的地圖上,Minho姿態隨意地將雙腳曲起、交疊跨在另一只椅子的椅背上,微微弓起的背脊完美地勾勒出隱在衣服底下的肌肉線條。

  幽地裡的少年很多、身型各異,肌肉更是所有人必備的條件之一──當然Chuck除外。但Thomas認為,這其中能如此渾然天成地展現出肌肉恰到好處力量的人,絕對非Minho莫屬,那是一種男人才會欣賞男人的角度,當然Thomas不否認裡頭羨慕的成分也佔了不少。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以後絕對不會再犯,也謝謝你救了我!」身體向前傾斜至少45度,Thomas擺出的低姿態誠意十足。

  將地圖整齊地疊放在桌上,Minho收起長腿,起身走到Thomas面前,「我說過了,你不需要跟任何人道歉。如果你真的明白自己今天的失誤會招致多嚴重的後果,那麼請用你的空咚腦袋好好記著,再有下一次我一定會實現我說過的話──把你從飛毛腿除名。」

  Minho的聲音低沉有力,最後一句話就像一把大錘子重重敲打在Thomas身上。

  低垂著頭顱,Thomas整個人有些沮喪,雖然明白錯在自己怪不得別人,但Thomas還是無法克制那些從心底湧出的濃烈負面情緒,那讓他只想即刻離開這裡,到樹林裡找個無人的角落安靜地待著。

  「不過……」Minho的聲音又一次響起,Thomas看見對方的腳尖先後進入自己窄小的視野中,過近的距離讓Thomas的視線被迫壟罩在Minho的陰影中。

  「撇開我飛毛腿小隊長的身份,站在朋友的立場,我想我應該有資格知道造成你今天失常的原因吧?」

  在一片逆光中抬起頭,Thomas看著東方少年有稜有角的輪廓線,被刻意遺棄在腦海中的畫面又再一次鮮明,彷彿被蠱惑的孩子,Thomas陷入回憶地呢喃道:「我昨天晚上看見、看見……Alby跟Newt,他們在…在………」

  臉頰莫名燒起一片燥熱,Thomas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才能正確吐出那個帶著巨大衝擊性的動名詞,只能傻愣愣地揪著Minho,毫無保留地展現出自己所有的糾結與困惑。

  「在Kiss?」挑眉,Minho準確無誤地說出Thomas不敢說出口的關鍵字句,嘴角勾起的笑容甚至參了一絲促狹。

  「呃、對……」

  下意識地點頭,Thomas忍不住回想起自己昨晚看到的畫面──


  金髮少年跨坐在Alby腰間,幾縷碎髮在低頭的剎那調皮地刮搔著Alby的臉頰,在看見對方不耐地皺眉時,Newt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孩子,揚起那張五官精緻的眉眼,溢出唇邊的是無比輕快的笑聲。

  但笑聲並沒有持續太久,Alby單手按住Newt後頸,嘴唇略顯粗魯地覆蓋住金髮少年還帶著猖狂笑意的唇,逞罰似地以齒啃咬,而被迫承受的Newt則是毫不示弱地正面迎擊。

  那樣充滿力量的拉扯又親密的接觸,讓距離稍遠的Thomas感覺自己好似能透過空氣聽見兩人交織出的黏膩水聲,害燥的熱度幾乎要勝過他們身後的營火,緊密擁抱著的軀體在火光的照映下拉出長長的影子。

  Thomas明白自己不小心撞見了別人的隱私,最正確的作法應該馬上離開,但視線卻無法控制地膠著在兩人身上,直到Alby的手自Newt衣襬探入,揭露出底下白皙纖瘦的側腰,一白一黑的對比強烈地幾乎灼傷Thomas的視網膜,等到Thomas回過神時,他已經遠遠地跑開好一大段路,但臉上的熱度卻是一點也沒有消散的跡象。


  「所以你就只是因為看到他們兩個Kiss就一整天魂不守舍的、差點還丟了自己的性命?」

  看著Thomas透著單純困惑──也許說單蠢會更貼切點──的神情,Minho覺得自己太陽穴周圍的神經有些抽痛。

  Alby與Newt的關係在幽地裡並不是秘密,更甚地來說,在幽地不平衡的單一性別環境裡,血氣方剛的少年們無可避免地會對性有所好奇、進而探索,久而久之同性間的交往關係便在幽地裡漫開,那是個不成文的默契,沒有人提出過異議,更無人去質疑其中屬於道德或是跨越性別的那份原罪,因為他們都只是被放逐在這片幽地的邊緣份子,只要信念足夠,那麼那些存在於飄渺記憶中的社會束縛並不能構成任何約束的力量。

  「難道你不覺得這樣有點、嗯……奇怪嗎?」

  撓了撓耳後,Thomas無法明確地抓住腦海中讓自己感覺怪異的原因,他只知道在那片殘存的記憶裡,似乎存在這麼一條理所當然的觀念。

  「奇怪?」Minho嗤笑地重複Thomas的話,眼底一閃而過的精光讓Thomas不明所以地愣住,明明Minho嘴角的笑容依舊,但Thomas直覺地認為自己似乎不小心把對方惹火了?不過他剛剛有做什麼值得讓人生氣的事嗎?Thomas疑惑地思考著。

  一手重重地按在Thomas耳旁的水泥牆上,Minho傾身利用空間之利,輕易地將Thomas虛掩在自己觸手可及的範圍內。

  「聽著、Thomas!記住你現在是幽地的一份子,而不是那些可笑記憶裡殘存的虛幻世界!」

  不待對方那笨腦袋消化完自己的話,Minho原本抵在牆上的手迅速地反扣住Thomas的後腦勺,低頭準確無誤地以唇攫獲那因驚訝而微張的薄唇。

  那一瞬間,Thomas只感覺到一陣披頭蓋臉的燙熱吐息,接著某種柔軟而乾燥的觸感真實地與自己輾轉貼合,其中還參雜了幾次濕潤的溫熱水感,讓Thomas好奇地伸出舌頭舔了舔唇瓣上不屬於自己的溫度,但舌尖卻隨之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納入溫熱的口腔中,一股青草般舒服的氣息轉瞬竄入Thomas鼻間,伴隨著的是齒列滑過舌頭表面的酥麻顫慄,那是一種……無法辨別的感覺,稱不上絕對舒服、但也不討厭。

  略微缺氧的感覺讓Thomas暈呼呼地掙動著自己同樣因壓制而緊貼在牆上的雙腿,而嘴裡搶奪自己空氣的傢伙在一記略重的啃咬後,不太甘願地結束這綿長的折騰行為。

  「嗚……!」

  嚐到嘴裡漫開的淺淺鐵鏽味,Thomas吃痛地繃直舌尖,滿臉莫名地看著突然咬自己的Minho。

  「剛剛那樣……你會覺得奇怪嗎?」鬆開壓制住Thomas的力道,Minho微瞇著眼、以指腹抹去唇邊的水光,小小的一個動作讓仍然有些缺氧的Thomas莫名地覺得極有魅力。

  「喂,回答啊!」看著明顯心不在焉的某人,Minho提高音量,試圖抓回Thomas與常人構造不同的瞎卡思緒。

  眨了眨眼,Thomas愣了好幾秒後才直覺地回答到:「覺得有、有點痛。」自己的舌尖到現在都還是麻的。

  明顯牛頭不對馬嘴的答案讓Minho大大地翻了個白眼,同時也放棄自己原先期望聽到的答案。

  「空咚腦袋果然就是空咚腦袋……」

  深吸了一口氣,Minho沒有再多言,動作俐落地把門打開,跩著Thomas的胳膊就把人往外扯去,逐客意味十足。

  「喂!Minho!」拍打著已經緊閉的大門,Thomas在認知到裡頭的東方少年真的沒打算幫自己開門後,萬分沮喪地離開。

  「怎麼覺得心情一點也沒有比較輕鬆啊……」Thomas一邊搖頭晃腦地向前走,一邊手癢地碰觸舌尖的傷口,火辣辣的痛感讓他忍不住瑟縮了一下,回頭望了望那棟冰冷的水泥建築,喃喃抱怨:「搞不懂啊……Alby跟Newt的事到底跟咬我有什麼關係啊?真是痛死我了!」


End.

评论(18)
热度(26)

© LAN | Powered by LOFTER